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4部科普作品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电影凭什么拿科技大奖虎极博娱乐

4部科普作品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电影凭什么拿科技大奖 近日,《变暖的地球》等4部科普作品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  电影凭什么拿科技大奖  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最新调查结果显示,2015年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.2%。这一数字虽然较5年前有较大提高,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不小差距。   提升科学素养水平,少不了优秀的科普作品。近日颁发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中,有4项授予科普项目,创下了近5年来新高。虽然获奖项目增多,但科普专家表示,我国依然缺乏好的科普作品。同时,有必要探索完善鼓励科学家从事科普工作的各项机制,构建完善的、多层次的科学传播奖励体系。   《变暖的地球》成为近7年来首个以电子/音像出版物为载体的科普获奖项目  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 以下简称“国家奖励办”)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奖的科普项目有4项。3项为纸质出版物,分别为《躲不开的食品添加剂——院士、教授告诉你食品添加剂背后的那些事》《了解青光眼战胜青光眼》和《全民健康十万个为什么》系列丛书,关注民众健康和社会热点问题。1项为影片《变暖的地球》,这是近7年来首个以电子/音像出版物为载体的科普获奖项目。   国家奖励办有关负责人介绍,为壮大我国科普创作队伍,提高科普创作水平,2005年开始,国家科技进步奖专门设立了科普组,奖励对优秀科普作品的创作做出直接贡献的公民。科普组的评审范围暂限于科普图书、科普电子出版物、科普音像制品,须满足2000年以后公开出版发行且公开出版发行已满三年以上的条件。    梳理了2012年到2016年获奖的科普项目发现,近5年来,科普项目获得科技进步奖的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。2012年有1项,获奖项目为《“天”生与“人”生:生殖与克隆》;2013年有两项,分别为《保护性耕作技术》《基因的故事——解读生命的密码》;2014年有3项,分别为《远古的悸动——生命起源与进化》《专家解答腰椎间盘突出症》《听伯伯讲银杏的故事》;2015年有3项,分别为《玉米田间种植系列手册与挂图》《前列腺疾病100问》《中国载人航天科普丛书》。同期,国家科技奖的授奖数量总体在精简,科普类作品获奖的占比也随之提高。   国家奖励科普作品,一定程度上调动了公众参与科学传播的积极性。《变暖的地球》导演、中央新影集团副制片人柯仲华表示,在279个获奖奖项中,有部分奖项颁发给了科普领域,充分体现了国家对科普工作的重视,他希望能带领团队做出更多更好的科普影片。《躲不开的食品添加剂》 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宝国也表示,获奖是对科普工作的肯定和鼓励,今后会继续通过更多的形式,发动更多的力量做好食品添加剂及食品安全方面的科普工作。   我国好的科普作品仍然较少、形式单一、普及程度不够   专家表示,虽然科普项目在科技进步奖的获奖数量创下了近5年来新高,但并不意味着我国科普作品整体上有了较大的提升。好的原创科普作品仍然较少,形式单一、普及程度不够等问题,一直困扰着我国科普创作。   国家奖励办有关负责人说,相比其他奖项,目前推荐评奖的科普作品数量少,推荐渠道也较为集中。近年评审还发现科普项目普遍存在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。比如,一线科研人员撰写的科普作品,学术上有较好的保证,但在编排、美工、印刷等方面存在不足,造成整体上质量不高。  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评定的优秀科普作品奖,是我国社会力量设奖中奖励科普作品的权威奖项。曾长期从事科普作品评定的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陈玲说,我国原创科普作品与国外相比还有很大差距,不论是作品内容、设计、制作,还是照顾读者感受等方面,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   我国好的科普作品为啥不多?陈玲表示,我国目前还没有形成完善的科普创作激励机制。集中表现为专职的创作人才短缺,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科研人员从事科普没有相应的评价奖励机制。   “目前优秀、经典原创科普作品还多是出自老一辈科普作家之手,这些年虽然不少年轻人开始科普创作,但高水平的原创作品并不多见。这与我国文理分科早等人才培养机制有关,很多科研人员文字表达能力欠缺,一些文字工 对科学专业理解能力又不足。”陈玲说。   柯仲华对此也有同感。拍摄科普影片时,他的一个苦恼是没有好的剧本。“国内从事影视制作的,大多是文科出身,缺少专业素养。而国外科普纪录片拍摄团队成员很多本身就是该领域的权威专家。”   在一些发达国家,科普是科学家的本职工作。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王康友表示,向公众解释研究是很多科学家的重要任务。比如,申请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项目,需要向全社会解释其科学价值,让公众知晓在做什么研究。   陈玲说,我国科研人员往往缺乏从事科普创作的动力,同时缺乏促进科普创作人才成长的环境。“评价科研人员主要看发表的论文、设计的产品,较少关注科学传播的情况。科学家科研压力普遍比较大,这样就更少有人有动力写科普文章。”   孙宝国坦言,《躲不开的食品添加剂》 工作是10多个人的团队利用业余时间完成的。近年来,在全国做了200多场科普讲座,也大多利用的是周末时间。   评价没硬指标,产业链不成熟,也难以在市场上赚到钱,导致原创的高质量科普内容太少。专家建议,有必要探索完善鼓励科学家从事科普创作的各项机制,同时培育科普产业,调动公众参与科学传播的积极性。   构建完善的、多层次的科学传播奖励体系   陈玲认为,繁荣科普创作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需要人才和市场等诸多方面的成长。奖励科学传播工作能给社会释放一个信号,从目前来看有很重要的价值。参照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,我国科普奖励还需要进一步优化,从而构建完善的、多层次的科学传播奖励体系。   发达国家科学传播奖设立始于20世纪40年代,90年代迅猛增长,目前以政府和社会团体为主。政府以综合性的奖项为主,科技类社团则多关注专业奖项,数量多,在细分领域影响力大。比如,英国皇家学会的“迈克尔·法拉第奖”“温顿科学图书奖”,美国化学学会的“詹姆斯奖”,美国天文学会“卡尔·萨根奖”等。   从奖励主体看,既有奖励科普作品的奖项,比如“温顿科学图书奖”“绿色图书奖”,还有表彰个人贡献的奖项,比如,“卡林加奖”“开尔文奖”等。一些奖项以科学家或著名科学传播者的名字来命名。公众通过奖项认识传播者的工作,具有较好的社会引导作用。比如,著名的科普奖项“卡尔·萨根奖”就是以美国天文学家、科普作家卡尔·爱德华·萨根的名字命名。   从奖项涵盖范围看,包含了科普新闻传播、科普图书、影视动画、科学评论和科学教育等诸多领域。   陈玲表示,从国家、行业学会到地方和企业,我国虽然也有不少奖励科学传播的奖项,但与发达国家相比,在科学传播奖的设置体系、评奖数量、范围、影响力等方面都存在不小的差距。国家层面有分量的科学传播奖少,品牌知名度不高;奖项种类不够丰富;地方奖项影响力不高;对利用科学传播名人效应设奖重视不足。   此外,专家还表示,我国科学传播奖项评选范围偏窄,类别比较单一。比如,目前国家科技进步奖中的科普奖项的奖励范围主要还是科普作品。陈玲建议,可以探索在国家科技奖中单列一个科学传播奖,拓宽奖励范围,而不只是科技进步奖的一个项目。“如果从事科学传播也能获得国家级的认可,一些有天分的年轻人就愿意投身科学传播事业,他们的特长就能得到发挥。”   目前,我国科学传播奖项数量少,奖金低,多数只是一个荣誉称号。专家认为,随着科学传播形势的发展,原有的设奖体系已经难以满足科技发展的需要。可以考虑提倡本行业有影响力的企业参与设立公益性质的科普奖项。扩大科学传播奖的影响力和吸引力,打造几个在全国甚至国际上知名的品牌。   陈玲告诉 ,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近期也在探索如何联合其他社会力量,做好科普创作奖励工作。“虽然目前缺奖金、缺好作品,难度很大,但我们会努力去做。”( 喻思娈 冯华)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